专题Nature专题:揭秘炎症和自身免疫疾病中抗炎TNF受体2信号通路

肿瘤坏死因子(Tumor Necrosis Factor,TNF)是一个在炎症和自身免疫疾病中非常重要的细胞因子,具有抗炎和促炎的效果;这两个相对的效果被认为是通过TNF1受体和TNF2受体信号通路来分别控制的。首先鉴定的TNF超家族成员是TNF-alpha和TNF-beta/ lymphoxin alpha (LT-alpha),其相应受体为TNF1受体和TNF2受体。截至目前已经鉴定出19个TNF超家族配体和32个TNF超家族受体。

 

TNF和TNF受体超级家族成员

32

 

TNF1受体信号通路已经被集中研究,但TNF2受体信号通路以及它如何影响其他不同的细胞亚群却很少被了解。近期,在风湿领域权威杂志《Nature Reviews Rheumatology》(影响因子IF:20.543)上发布一项时评,揭秘炎症和自身免疫疾病中抗炎TNF受体2信号通路。

 

32(2)

 

一篇对TNFR2受体信号通路在巨噬细胞中作用的新研究文章的通信作者Liu Chuanju说:“我们实验室长期以来一直对TNF信号通路感兴趣,之前已经报告了颗粒蛋白前体与TNFR1和TNFR2结合,并且表现出与TNFR2的亲和力远高于TNF。在我们的新研究中,我们对颗粒蛋白前体刺激的巨噬细胞进行了无偏的生化共纯化和蛋白质组学筛选,发现了之前未被识别的TNFR2信号复合物里的信号分子14-3-3ε”。

 

在确定分子14-3-3ε后,研究人员描述了其在慢性炎症中的作用。在胶原诱导性关节炎小鼠中敲除14-3-3ε可加剧疾病进展,增加促炎巨噬细胞的比例,并且减少受影响关节的调节性T细胞数量。进一步的体外和体内研究揭示了14-3-3ε缺失后导致巨噬细胞向促炎极化转变的信号通路。

 

有趣的是,生长因子颗粒蛋白前体可通过TNFR2-14-3-3ε信号通路诱导巨噬细胞向抗炎极化转变,提示该通路可作为类风湿关节炎等炎症性疾病的潜在治疗靶点来研究。

 

Liu说:“虽然这项研究揭示了14-3-3ε在TNFR2介导的炎症和自身免疫调节中的重要性,但仍有许多谜团有待解决,未来我们将继续探索这条信号通路”

 

全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